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花搞笑 / 正文
作者:zxn123

有什么笑话可以令人笑到喷饭?

zxn123 2个月前 (11-14) 校花搞笑 59 ℃

让人喷饭的笑话一箩筐,我就讲两则1983年到杭州进货的老笑话吧,希望您读以后不要嘲讽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民和一个大城市普通市民的求财渴望。

1983年五月份,我与好朋友老耿到杭州进丝绸,路经山东枣庄火车站时买了两只烧鸡,预防到南方吃不习惯南方菜。

到达杭州时己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俩就在车站旁边找了一家刚开张的个体户小餐馆。因为那时普通话没普及,双方都有浓重的地方方言口音,这家小店也没有菜谱价目表之类的东西。交流沟通起来太困难了。点菜就要连比划带手势的,“吵”了半天还是没有讲明白。老耿急了,索性从手提大皮包里拿出来一只烧鸡放餐桌上,置气般地说:“来一斤馒头(这时候的南方,馒头属于极少见的),俺不要炒菜了”。老板一见烧鸡,两眼直放光,就象见了久违的心上人似的猛扑了过来,拿起烧鸡边闻边看。老耿急了,一把抢下烧鸡,结果烧鸡被撕的身首异处,老板拿到了身子,老耿只抢到了鸡脖子和鸡头。我见状不妙,就迅速起身挡在了老耿面前说:“咱们在外地,送他一只又如何?不就是二块钱嘛,你何必生这么大气?”这时老板似乎明白了什么,马上笑起来,把烧鸡放回到餐桌上,满脸堆笑,反复说对不起,这次老耿也听明白了。

餐馆老板拿了一支笔和几张纸来,写到:我只听说过烧鸡,但没见过,请你们随便点菜吃,我不要钱,拿这只鸡交换一下就行。于是,我们三人相视哈哈大笑。我接过笔写道:你随便炒四个拿手菜,咱们一起吃饭可以吗?对方点头像鸡啄米是的,让人忍俊不禁。原来,老板想用北方烧鸡当独门手艺发财,他好不容易碰到了,心情愉悦急切,就做出了如蚊子见了血一样的动作。误会终于消除,我们皆大欢喜。紧接着,第二个更大的笑话又发生了。

我吃完饭,有点内急,想大便,就问老板:“茅房在哪里呢?”他根本就不知道北方俗话中的茅房就是厕所,我当时也不知WC,更没听说过洗手间这个名词。反复比划着说,他还是没听懂,我是又气又急,干脆做了一个脱裤子蹲下的动作,这回他看明白了,拉起我就领到了一个墙角边上,一指小布帘说:“诺(也有闹音)”,马上回头走了。这哪里是我们北方四面有墙的茅坑,分明就是露天的一块蔽羞布帘嘛。顾不了这么多了,拉开布帘一看,是个有小半桶水的小木桶,上边还有一个木盖。实话实说,一看挺干净的,也不忍心将大便屙里边,又跑去找老板。老板急了,干脆脱掉裤子小便起来。于是我放心地蹲在木桶上大便起来,谁成想,一块大便下去,掀起水花,溅了一屁股。我真的搞不懂,南方人怎么这么不讲卫生,屎尿不分,把屁股全弄上脏水呢?

两则笑话讲完了,如果大家想听,我这里海了去了。

标 签喷饭 令人 可以 笑话 什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zblog模板。 @版权所有 校花笑话站